爱大橘

同样是大西厢,以前为啥这么甜


[图片]

早睡,晚安

我太爱小胖了,吸小胖有动力


晚安


一直一直深爱

[图片]

每天开发新桃


其乐无穷


粉丝快乐你们想象不到


写手问卷

非常感谢酒酒@酒入风 ,其实我关注酒酒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敢搭讪,就在前两天,我终于没忍住,还是悄悄表白了,没想到酒酒会艾特我这个小粉丝,真的有点受宠若惊,真的很感谢


那么我们开始吧


笔名及由来

栗子,因为我姓李,所以取了谐音


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那之后坚持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我自认为,我这不算写作,只是把我脑子里的故事分享给大家,实在谈不上写作,事实是即使是讲故事我也没有讲好,愧对大家和写手这两个字

动力其实还是因为爱,我爱他们,所以我愿意为他们日思夜想,辗转反侧


觉得自己文风是什么样的?别人有什么看法...

每天多爱小胖一点
[图片]

啊舒爽


【鱼进锅】神奇果干

#鱼进锅2020春节联文#

#正月十五#


郭德纲对零食的热爱如同小朋友,小朋友有人管教,但他作为一个成年人除了于谦,总不会有人在食品安全问题上对他置喙。


所以当郭德纲看见摊边看见最近的新品种果干的时候,毫不犹豫买了一大袋,乱七八糟什么都有,拿在手里十分满足。小助理特意看了一眼,偷偷给于谦和郭麒麟发了一个他在澳大利亚街边,面对着太阳眯着眼睛吃果干的可爱样子。像只餍足的大猫。


郭麒麟回了个问号,助理也回了个问号,问怎么了。郭麒麟问道,“郭老师手上那个花花绿绿的是什么?”


助理云里雾里,“果干啊。”


“我...

 

林育容受伤了,严重枪伤。

 

李德胜着担架上躺着的消瘦得不成样子的人,一时难以自持,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他与林育容感情很深。

 

因为在那些痛苦,压抑的日子里,向他伸出手,肯拉他一把的也就只有这个耿直的将军。

 

本就不被阳光眷顾的窑洞,因为人病的爬不起来,连灯都没点上。脑子昏昏沉沉,竟然也不分白天黑夜了,只是那么过着。

 

李德胜平时不爱生病,可一病就爬不起来。在他病的马上要咽气的时候,将军从前线赶了回来,特意绕道看他,还给他带了一根钢笔,那是将军的战利品。

 

软禁他的战士因此对他态度...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战士们因为疲乏劳累都已经入眠。李德胜坐靠在一颗大树边上,费力的在自己身上翻来翻去,最后翻出一个烟头。

皱着的眉头舒展了一下,胳膊小心的伸向还没燃尽的火堆。警卫员去捡柴回来,刚巧看见他这副模样。

警卫员轻手轻脚走过去,放下柴火,坐在李德胜旁边。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

李德胜抽一口烟,好像舒服多了,他轻声问道:“怎么了?”

警卫员口音也重,怕他听不懂,一字一句认真说道:“毛委员,也会发愁吗?”

李德胜看他一眼,又看着火堆,只是不皱眉了,“讲什么胡话嘛。”

警卫员笑得更开,“我以为,毛委员总有办法,没想到,也有这么苦恼的时候。”

李德胜拿起手边树枝,拢拢火。

那...

导师的意思是:别那么矫情,我求你了

【鱼进锅】江城子 二

私设如山,就是特么瞎写,圈地自萌,别上升正主,乖

与领导相熟的好处就是即使没有提前请假直接旷工也不会被开除。

领导一天没见着人急的心律不齐,最后竟然到人事部去查郭德纲的家庭住址。剩下半天只剩等待下班的焦灼,等这边事情一处理完,于谦立刻收拾东西飞了。

到人家门口,于谦好像没了在组里时的焦急,喘匀了气儿,抹抹自己因为着急而有些散乱的头发,抻了抻衣服,轻咳一声,慢慢的敲了门。结果敲了两次没人开。他又举起电话,把自己照着员工表一个一个存进手机里的号码拨过去。

他清晰的听见铃声在门里响了。

于谦赶紧跑下楼,正好另一边接过来,他有点惊喜,“您好,是郭先生吗?我是于谦。”

郭德纲的声音不同以往,...

【鱼进锅】江城子 一

 

名字瞎起,巨坑慎入,辣鸡文笔,私设如山,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八月底的北京已经有了凉意,秋雨不像夏天那么迅猛,可是连绵的打在身上,加上硬实的秋风也让人瑟缩。临近千禧年,这晚北京二环的车也没那么多,也可能是因为下雨,车开的都极快。本来就比城区里温度低的公路上被汽车带起来的风雨直接打在身上让人心里更加悲凉。

 

这种雨落在地上,薄薄一层,最湿滑,开车的人一个不注意就刮到了敢在二环上徒步的愣小子身上。

 

于谦赶紧下车,坐在地上的人穿着白色短袖,黑色裤子,愣愣的,好像也被这场突如其来吓到了。于谦赶紧把自己皮夹克脱下来披人身上...

【鱼进锅】百年好


辣鸡文笔,私设如山,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自公司成立那天起,德云社里所有员工都签了合同,除了于谦。

 

其实他也是签了的,只不过他签的是另一份,换个人就会说欺人太甚的合同。足足十来页,从业务到个人生活甚至打了干涉人身自由的擦边球。早个一百来年,这就是卖身契的模板。

 

于谦还真的一脸淡然的从头到尾看完了,翻到最后一页,甲方那里签着郭德纲的大名。签字的人也在他眼前,坐在宽大的书桌后边,像一只狩猎的老虎,蛰伏着,面无表情的观察着他。

 

 

 

这个地方原来没有这么大的书桌的,是于谦亲自置办的。三爹在的时候这间屋子...

太好听了。。。

【鱼进锅】声声慢

ooc预警

同人文章请勿上升真人

踩雷请绕道

鞠躬致歉

 

正文:

 

年轻时候直来直去的郭德纲还不知道什么叫收敛,他喜欢于谦,后来变成了爱,他真的敢去和他说。于谦只是说他不忍心他再受苦,郭德纲就只剩下感动,连伤心都后知后觉。

 

可是人都与他说,谦儿善良又心软,多去磨一磨,总有一天会如愿的。这半真半假的话郭德纲听进去了。

 

那时候手机都还没普及,所有的关心都只当面讲,可惜的是于谦神龙见首不见尾,只在演出时才看得见,他又习惯掐着时间到,那些爱竟然连说出口的机会都少之又少。

 

那一日于谦破天荒的到的早了,郭德纲是想说...

1 2 3 4 5 6 7
© 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