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攻型毛派女孩


“半悬空又来了天兵天将

那金咤木咤哪咤太子托塔的天王

四值功曹二十八宿

那梅山六将灌口的杨二郎”


谁说的会贯口的杨二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他妈的说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沙李】吃火锅


《约会的错误示范》《宠康十八式》《金秘书引发的惨案》《论前任如何助攻》


人都说嘴唇薄的人无情,很多人都觉得这放在李达康身上挺贴切。但有人不同意,沙瑞金曾懊恼的想,你们怎么就看不到达康同志的深情呢?


如果他说出来,也没人会反驳他,但是都会在心里问一句,那是什么?那是对工作和信仰的极大热情。他的“一视同仁”让身边人感到一阵阵寒气,他们有人曾经试图去融化他,可都失败了。他们被他伤的想起来就疼,甚至想要规避。偏偏这个人毫无自觉,你走任你走。


他什么都不怕,其中包括孤独。


他以前应该是不孤独的,因为他把自己除工作以外的全部情爱都摊开来放在欧阳菁面前,虽然欧阳菁只是远远的看着,...

【沙李】砂纸


又名《戏精的诞生》《老伴对我太凶怎么办》《追康的基本素养》《男人婚前婚后为什么差别那么大》


当沙瑞金急急忙忙赶到医院的时候,李达康正摊在走廊的椅子上,背靠着墙壁,长腿就那么随意的伸展着,身上盖着他的皮衣,头歪向另一边,明显是睡着了。

他慢慢走过去,坐在他旁边,轻轻的一瞥就看见他细长的手指上都是凝固了的血。瞬间寒意就从心底里蹿起来,脑子里哄的一声,眼前一黑。也顾不上他是否还在睡觉,一把就要把衣服掀起来。

李达康就像个兔子一样支棱起来,一下把衣服抢回来抱在怀里,坐起来懵了一阵,歪头看见沙瑞金,嗯了一声就再也没有下文,只是换个方向歪着脑袋要继续睡。沙瑞金把他的皮衣扯下来,半个身子都浸着血,...

魂游记


就是一个别扭军师在失去之后懂得珍惜的狗血戏码


诸葛亮站在门前,动也不敢动,如果没有变数,他的主公将在今夜与他敞开心扉,诉说情谊。他已经能够面不改色的思考这件事,甚至在考虑如何拒绝。


他抬起手,在触碰到门的前一瞬,屋里人已经把门打开。


是孔明啊,进来坐啊。


他还是有些拘谨。即使是现在,面对即将要发生的事,他也还是很紧张。刘备看出他的不自在,笑着说,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


又是这个表情,又是这个问话。


这么想着一时间竟然忘了他为什么要找刘备。


他呵的笑一下,察觉到手里的地图他才惊觉,刘备即将入川。


来找主公商量入川事宜。


接下来应该就是俩人挑灯对坐,红袖添香。。。...

【玄亮十世·民国AU篇】命中天机

隆冬的北方总是千里冰封。整个山上除了露出的一点青松叶尖,已经看不见别的颜色。青松有时候也不堪重负,时不时弯一下腰,挂在叶子上的雪就哗的一下落下来。每当它们弯一弯腰都会被山里的一队人当做潜伏在山里的敌人,反应快的早已经端起枪,无辜的青松总是应景的继续摇一摇。为首的被他们吓一跳,他轻声说:“稍安勿躁,放轻松些。”但没什么用,他们今天要去土匪窝跟人要粮,相当于虎口夺食。

 

队尾有人念叨:“还不如直接给他们打猎呢,土匪可比老虎吓人多了!”

 

那个时候的刘帅还是小刘,脸上是没什么表情,可别人就是他生气了,他走到队尾,照那人就是一巴掌:“灭自己威风!”

 ...

临渊羡鱼 五

丞相府忙着人员调度为夷陵善后,尽管刘备在白帝城与成都通信频繁,流言却还是漫天乱飞,官员们倒是愈发慎言。此时不同往常,丞相府被洛阳摆了一道。局面终于稳定下来,诸葛亮立刻起身就去白帝城了。


当时属官和他说城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结果丞相完全不在意,这不像是他的行事作风。属官以为丞相并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所以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于是他又跟丞相说了一遍,丞相皱着眉头说,我又不是神仙,悠悠众口怎么堵?属官着急道:“难道就任由他们胡乱猜测吗?”


丞相拿毛笔头点点公文:“把你该做的事情做好。”


如今他有点不顾一切的奔向白帝城,然后风声又起,丞相大人...

临渊羡鱼 四

高产似母猪


刘备去东吴的时候,诸葛亮也去好好送了送。


在此之前他是不同意刘备轻举妄动的,刘备摆摆手:“随它去。”


也不知道这幅什么都不在乎的腔调是跟谁学的,不过在别人眼里倒是豪气干云,直夸刘备有一方霸主的风范。诸葛亮不悦,但也没说什么,而是准备和亲事宜。


自诸葛亮从东吴回来,其他人对他的态度有很大变化。就像是通过了某种考验,得到了他们的认可。使唤起来相当顺手,这是他高兴的。


按照刘备的意思,荆州事宜全权交与诸葛亮,可是关羽偏偏给他摆阵势,诸葛亮没上场而是直接认输了。他给关羽打了半年下手,刘备回来时,他...

临渊羡鱼 三


刘备稍稍闲下来,刘琦就忽然重病,巧的让人心里发慌。刘琦昏迷时,他也曾在他可怜的侄子的塌前照顾过几日,因为愧疚,至于为什么愧疚他不愿意深想。

那天他例行去看刘琦,正好医官还没走,他拉着医官问问情况,结果医官说了几句官话。他把医官送到门口,借机又问了一遍。医官说大公子时日无多,让他尽早准备。

这话他有点接受不了,怔了怔,谢了医官,又笑着进去。第二天他带着自己在街上临时“抓”来的大夫给刘琦号脉,大夫告诉他,是中了毒,至于什么毒,号不出来。刘备皱皱眉头,暗下决心要找个高明的医师替刘琦解毒,这个大夫会瞧人脸色,他摇摇头。刘备缓过神问他:“为什么这幅表情。”

大夫摇头:“已经晚了。”

刘备不语。打发野大夫走后他又...

临渊羡鱼 二

一提起文人带兵,他们总能想起赵括,而他们现在又把他搬出来安在诸葛亮身上,结果闹的满城皆知。处在漩涡中的那个人正忙的脚不沾地,完全不理会这些风言风语。

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刘备知道流言有多可怕,以前他是不畏惧的,因为他是个坚定的人。到如今他遇见了个他在乎的,放不开手的人,这不能不让他担心。当事人却总是一副任尔东南西北风的样子。

他在想,一个坚定的人,遇见另一个坚定的人,这辈子恐怕就要一条路走到黑。可这又多幸运,撞南墙也有人和你一起,一起头破血流,不死不休。

以前碍着他的面子,没人敢把这话撂在刘备面前,如今传到这个地步任谁也忍不住了。政 议一开始,就有人劝谏刘备,书生涉军万万不可,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好...

临渊羡鱼 一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这是个短篇合集系列,可单篇食用哦


正文:

初春的隆中竹柏开始抽芽,远远一看是连成一片的嫩绿。河边的泥土松软潮湿,该是雪融化后流进地里,冬天时候确实下了一场大雪。

雪下的急得很,在空中就抱成一团而后敲在地上。这个时候都该待在家里围着火炉取暖,可偏偏有人在下雪天出门访友。奇怪的人也许不在少数,一路上的酒馆好像都很热闹,也许只有这样特殊的天气才能勾起他们的才情。

刘备听着酒馆里的歌声,无奈的摇头,自己不爱读书,自认没什么才情,却要在这样的天气出门访友。一月前收到的邀请函,当时自己一口答应下来,现在又不能厚着脸皮反悔。还是老天看自己不顺眼。

他不是一个怨天尤人的人,相反他很乐观,这个想...

【双关/年下】还是白开水


白开水喝多了会撑

哥俩互相伤害

亚楠小姐姐是我的,她很好。


已经十二点了,关宏宇还没回来,关宏峰在床上趴着趴着就睡着了。

关宏峰被关宏宇按在胡同角落里操的时候还顾虑着往自己膝盖底下放衣服,关宏宇对他的冷静显然很不满,扭着他的脖子就来了个深吻。他记得他的初吻就是烟酒混杂的味道。不会换气,姿势很难受,他被吻的要窒息。

烟酒混杂的湿吻,关宏宇……

关宏峰眼前迷蒙了一下,然后确定这不是梦,才伸手推他。关宏宇显然是不想放开他,手脚狠狠钳制着。关宏峰自暴自弃想着这些日子委屈他了,反正他醉了也不会记得。关宏峰安安静静的,关宏宇明显顿了一下,然后松开他,起身坐在床边抽烟。

关宏峰的声音从他背后传过来:“把外套脱了,别抽烟。...

【双关/年下】白开水


没滋没味

一个错误。每次关宏峰不受控制的想起年少时的那一夜疯狂都会皱着眉头提醒自己。

关宏宇又喝多了,关宏峰怕他妈担心,大晚上自己穿上衣服就跑出去接他。刚才还谈论着操男人有多爽,眼前就出现个白白净净高高瘦瘦的男孩儿。

关宏峰想着自己是哥哥,无论如何都是自己的错。所以当关宏宇捂着脖子问昨天他喝酒妈发现没,他只是边收拾书包边摇摇头。

可是这些年,他始终无法忘掉那一晚。他把这种忘不掉的记忆,划在与他师妹总是出现在他眼前一类,是愧疚。

停电的那一瞬,他睁着眼睛看见的是伍玲玲,闭着眼睛就是那晚的肢体纠缠,和关宏宇的那一抹坏笑。

他被逼的走投无路,大汗淋漓的缩在墙角抱着脑袋大口喘气,所以关宏宇开门他也没听见。

关宏宇一...

【曹刘】青梅煮酒


别管我,我疯了

伤心病狂系列

求两位老板别祥瑞我……


曹操看着衣带诏,整个人都着起来了,刘玄德,你可真有本事。

他搞了个突然袭击,推门进去看见那个有本事的正在给菜园子浇水。

浇水能浇满脸也是你的能耐。

“玄德。”

刘备转过头懵一下,曹操像在看好戏。

“丞相?您看我这……您稍等。”

曹操趁这个空档让人把酒具都摆上,眼睛不知道往哪飘,一手扶着膝盖一手在桌子上打节奏。

刘备收拾的干干净净,曹操心情好些。

“你什么身份,以后别干这个。”

“我不像您,我这点儿俸禄,弟弟偷去喝一顿酒就不剩多少了。”

曹操对身边的侍从招手,侍从低下头。

“你一会儿回去,照一年的俸禄拿。”

“是。”

刘备笑道:“多谢多谢。”

曹操指他:“缺钱直说,在我眼皮子...

1 2 3 4 5 6
© 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